药品短缺药价不合理上涨?国务院提出多项新招疏解

药品短缺药价不合理上涨?国务院提出多项新招疏解
?

8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强普通药品供应,稳定价格措施,确保药品需求,减轻人民负担,并提出短缺药品清单中的品种允许企业独立合理的价格,直接挂网购买等措施。

近年来,一些药物短缺问题愈演愈烈。今年以来,上海,山东,湖南,贵州等地已经出现了别嘌呤醇,阿糖胞苷,甲氨蝶呤,硝酸甘油,维生素A等药物的价格上涨。或者新闻供应不足。此外,监测数据显示,2000年,中国有2000多种药品短缺(不包括某些地方发布的药品短缺),药品短缺已成为有关部门和社会关注的问题。

为了让企业能够在药品清单短缺的情况下独立合理地定价品种,北京鼎辰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施立琛认为,这为生产企业提供了一定的动力。在生产成本和劳动力成本大幅增加的情况下,许多企业生产意味着亏损,因此药品大量短缺。

然而,施立琛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虽然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但药品短缺的根本原因是原料药。由于目前的审批制度和环境保护问题,可以生产API的公司集中。一定的垄断现象导致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如果实施药品备案制度,药品生产企业具备生产资质,这将从根本上缓解药品短缺。

允许公司自己制定合理的价格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在现有工作的基础上,针对一些常用药物短缺和不合理的价格上涨,要求完善药品采购政策,让企业自主,合理地定价。产品在短期药物清单中。采购。对于替代品少,供应不稳定的小容量药品,应集中采购小规模药品,加强集中生产基地建设。研究增加了急需药物的进口,以满足群众的需求。

同时,要求优先使用基本药物,增加政府运作的初级医疗机构和二级和三级公立医院提供的基本药物比例;建立药品短缺信息平台,实施药品生产停止报告制度,完善药品短缺的正常储备机制。此外,还将加强对药品价格的监督和执行,并依法监管和修订不合理的涨价,并在必要时采取公开曝光和暂停网络连接等措施。我们将改进法律法规,对垄断和价格操纵等犯罪行为实施严厉罚款和市场禁令。

其中,公司可以在药品短缺的情况下对品种进行独立合理的定价,对企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原材料价格,劳动力成本,分销成本,物流成本等都有所增加。药物的成本自然上升。如果没有利润率,制药公司缺乏生产廉价特效药的动力,导致药品短缺。国家允许制药公司的生产独立。定价方面,企业在承担上述费用后就拥有了生产力,这对企业和患者都有好处。“施立辰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

但是,药品短缺的价格并不是想要调价挂网的企业。还需要分析相关药品的不足,药品的短缺,药品的生产能力,缺货的原因,成本等,否则可能造成不合理的定价。增加患者的负担。

“由于药品短缺需要挂断,这仍然属于政府的主导范围。因此,企业的价格涨幅只能在合理范围内。如果涨幅过大,有必要说明理由。主管部门应该进行调查和了解。会议还指出了不合理价格上涨的监测机制。由于许多短期药物多年没有调整(或略微调整)吊网的价格,一些低价根据成本和其他原因,药物价格已经上涨了两倍。这是合理的,但需要考虑几个原因,“施立辰说。”

呼吁申请药物申请系统

事实上,为了解决药物短缺问题,中国已经出台了一些相关政策。例如,2017年6月,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等9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并在国家和省级建立了9个部门。联动工作机制,建立国家和省级药品库存管理系统短缺,全国范围内建立药品多源信息采集和供应业务协同应用平台。

2018年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四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的通知》。药物协会的新模式诞生了。 2019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公布了首批小品种药品(短期药品)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单位名单,分别负责三个不同的“药品联合”企业。

近日,江西省卫生监督管理局和省医保局决定在医疗机构药品监测网络不足的基础上,将药品生产和分销企业纳入监测预警系统,并建立监测和监测。药物短缺预警报告系统。目前,已有四家分销公司被选为短期药物监测和警示哨兵。

8月12日,陕西省制药机械中央采购网发布《关于调整注射用盐酸阿糖胞苷挂网价格的公示》。根据宣传,国药一新药业注射用盐酸阿糖胞苷(一种抗癌药)的价格调整为15元(0.1克/件)和32元(0.3克/件),以解决陕西的短缺问题。药物供应安全问题确保了注射用盐酸阿糖胞苷的供应。

从价格调整的角度来看,2018年底,国药益新药业注入盐酸阿糖胞苷(规格:0.3g /支)陕西净价14.5元,经过此次调整,价格涨幅达到120%。

然而,在施立琛看来,发布原料药的生产在解决药品短缺方面更为有效。 “一方面,原料药的价格上涨一方面是国家药品招标的集体降价一方面,生产无法承担成本,另一方面,药品,尤其是廉价药品,消失。“

“让公司拥有独立合理的定价权,并在会计到成本后支付成本,这可以减轻我们的压力。但在很多情况下,由于原材料的垄断,一些原材料上涨了几十个或者但是,我们的药品价格不能随着原料价格的上涨而上涨,需要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山西药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纪人,他希望生产企业可以独立生产原料。

但是,目前,生产企业的原材料生产受到限制。目前,中国实施了两套药品生产要求(包括制剂和原料药),一个是批准号,另一个是GMP认证,这是必不可少的。 “由于原料生产企业在生产前必须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批准生产的厂家数量较少,一旦厂家主动或被动地垄断,控制市场原料供应,人为抬高原材料价格上涨,使下游生产企业的成本急剧上升。“浙江一家制药公司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施立琛指出,在国际上,实施了药品备案制度,制造商可以申请。重庆天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群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这批原料药现在被大量垄断企业所垄断。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垄断问题。药物的批准被释放,药物管理不包括药物。原料药是一种化学药,即化学产品,不包括在药品管理中。对于廉价医药,国家应该引导生产,保证原料的价格和供应,并确保廉价药品的直销政策下降。 (朱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