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不能没有门槛

网络直播不能没有门槛
?

网络广播越来越受欢迎,一些网络主播越来越“过热”。前几天,“萝莉成了阿姨”,“活剁手指”,“吃活蜈蚣”等一系列“操作凶猛的老虎”网播内容,令人叹为观止。近年来,一些“博乐眼球”网络广播引起了舆论的批评。据统计,从2018年到现在,已有超过2,100名主播进入网络主播黑名单。为了规范互联网的直播,有必要改善行业的准入门槛。在平台上建立实名制是不够的。网络锚点需要经过认证才能在将来工作并获得基本的专业认可。

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广播具有传输的诸多优点:生产成本低,技术门槛低,通信速度快,流动性快,社交能力强。对于大多数网民而言,网播不仅可以让他们拥有展示自我的平台,还可以激发个人创造力。根据第43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播用户数达到3.97亿。

网播的前景确实令人印象深刻。然而,直播平台上的内容喜忧参半,各种各样的“骷髅头”让人无法直视。一些锚点今天不是“吱吱作响的手指”或明天是“烧钱币”。有人直言不讳地说,这些大规模,庸俗化的内容以及离谱和出轨的言行已经成为悬在网络广播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网播混乱的频繁发生与网络广播行业的低门槛密切相关。为了加强监管,2018年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实施用户实名制。但是,实名制具有有限的过滤和筛选效果。在大多数网络广播平台上,您可以使用身份证,手机或计算机轻松注册网络主播。

只有通过提高网络广播行业的准入门槛,我们才能从根本原因中消除现场现象。有专家建议,直播平台必须真正实施主播的专业认证,并可以建立审查和认证制度,明确审查范围。除了基本的主持人识字,我们还应该考察思想道德,法律常识和其他方面,以提高直播行业的整体素质。对于网络主播,未来应该通过认证,不仅要确保实况内容的专业性,还要建立选择机制,进一步规范直播行业。

对于直播平台,有必要严格审查实况内容,不应将其用作“动手掌柜”或“一只眼睛关闭”。积极地,我们应该积极制定相关法规来管理锚。具体来说,我们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手册”的方式来审查和检查实时内容,双重保证,提高处理非法和有害内容的效率。

对监管机构而言,有必要加大处罚力度。逮捕船锚必须受到严厉惩罚,对其直播平台的惩罚不应该是软的。不仅需要建立锚黑名单系统,还需要为直播平台建立黑名单系统。如果平台违反了一定数量的黑名单,则该平台无法获得豁免。此外,有必要改进相关立法,完善内容标准,划定法律红线,使一些网络主播和平台没有机会擦拭球,以便执法可以遵循法律。

对于网民来说,有必要消除“访客”的心态,放弃“丑陋的欣赏”。不久前,在女主播的现场直播中,萝莉成了阿姨,但“翻车事件”不仅没有让它脱落粉末,而且让她的粉丝们匆匆赶到了榜单的首位。这种奇怪的现象值得我们反思:“过着丑陋的生活”的互联网用户是否会忽视道德,公共秩序,甚至加剧网络广播的法律底线。

郑明浩(实习生),肖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