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动画惨遭大火,影视行业历经的天灾人祸远不止这些

京都动画惨遭大火,影视行业历经的天灾人祸远不止这些
京都动画惨遭大火,影视行业历经的天灾人祸远不止这些

  来源|电影情报处 作者|魏建梅

  昨天,全球无数观众都将目光投向了日本。

  当地时间昨天上午10时左右,日本京都动画第1工作室惨遭火灾。根据京都府警方的消息,警员控制了在建筑物一楼附近的一名男性,其自称制造了这场火灾。火灾疑似嫌疑人泼洒汽油后点火而起。截止截稿前,火灾已致33人死亡,这一数字还在上升,一时牵动着全球电影人以及粉丝观众的内心。关于纵火动机,据日媒称,嫌疑人回答“抄袭的家伙!”。

  

  火灾现场

  作为日部某同事甚至赞誉其是世界上最棒的动画公司。

  

  虽然京都动画目前尚未公布受损情况,但那些在大火中被付之一炬的大量珍贵画稿,甚至逝去的骨干人才无疑是这场火灾的最大损失,很多网友也称昨天是动漫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其实这并不是电影行业第一次历经的“地震”。不管是人祸,还是天灾,电影行业时常会经历这般无奈。接下来,情报君便跟大家一起回忆一下电影行业的那些“至暗时刻”,给诸多电影人报以提醒。

  头号杀手:火灾

  火灾称得上电影行业的“头号杀手”,而相比于意外而起的火灾,人为纵火又是最可憎的。

  正如昨天京都动画所遭遇的一般,早在1990年,环球影城也惨遭“人祸”,那次火灾直接给影城造成了近2500万美元的损失,那名纵火的保安事后也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当然,人为纵火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电影火灾都是意外而起。

  比如,曾诞生中国第一部影片《定军山》的丰泰照相馆便在1909年遭遇大火,导致机器设备毁于一炬,不得不终止摄制业务。后来照相馆几经易址,却不复往日荣光。关于这次火灾也有着诸多解释,其中,胶片自燃是大家较为信服的一个,这样的意外无疑跟当时落后的电影创作及储存环境有很大关系。

  

  《定军山》剧照

  具体拍摄过程中,片场发生火灾也是很常见的。比如,2014年,在新西兰拍摄的《卧虎藏龙2》发生四级大火,已搭建完成的布景和供演员练功的大批健身器材和食品都被烧毁,据称这场大火损失或超过千万港元;2018年,爱德华诺顿执导的《布鲁克林孤儿》片场起火,一消防员在这次营救过程中不幸丧生;前不久,华纳兄弟利维斯登工作室中的一个摄影棚突发大火,《哈利波特》《速度与激情》《碟中谍》等系列作品都曾在该地拍摄,所幸当时并没有剧组在使用该摄影棚。

  

  华纳兄弟利维斯登工作室

  关于起火原因,上述所列举的三个例子都尚未公开,但片场环境杂乱,一时“孕育”出起火源也是难免的。此外,爆炸戏份的拍摄是引发火灾的一大方面。比如,2008年,《赤壁》在拍摄撞船镜头时,两艘仿古战船突然起火,年轻的特技演员卢燕青被困在船上未能逃生,另有6位人员受伤;2014年,《敢死队2》在保加利亚拍摄一组橡皮艇爆炸的镜头突发意外,中国籍男演员刘坤最终因伤势过重逝世;上个月,《邦德25》在英国松林制片厂拍摄一场爆炸特效戏份时发生意外,致使一名工作人员受伤,制片厂的舞台布景也遭到严重破坏。

  

  火灾后的《赤壁》现场(图片来源于水印)

  2008年,好莱坞环球影城摄影棚区域再次突发大火,包括大型摄影棚、主题公园景点、电影外景设施、储存了录像带的仓库、大型景观商店等在内的场所都惨遭大火吞噬,幸运的是,很多珍贵的电影胶片和素材由于被安置在距离火场较远的地下室,因此未被损毁。而相比于20年前的那场人为纵火,这次火灾被公布是由于片场工人使用焊枪不慎所引发的。

  

  火海中的摄影棚现场

  另外,去年加州发生的山火也造成极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这场大火甚至蔓延到汇聚明星海滩豪宅的马布里,曾主演《300勇士》《全球风暴》的杰拉德巴特勒,以及金卡戴珊和Lady Gaga等人都纷纷撤离,《西部世界》拍摄地片场也在这场灾难中被烧。

  

  映红半边天的火灾现场

  冷酷麻木:枪击

  相比于火灾,枪击是更为残忍的一类。前不久大热的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角色李晓明在电影院枪击观众的情形依然让情报君记忆犹新。而2015年,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拉斐特市的一家电影院里,也真实上演了一场如影像中展现的那般的枪击事件,最终造成包括枪手在内的3人死亡,7人受伤。

  当然,历史上最有名的莫过于1981年发生的那起“里根枪击案”,而这起案件发生的源头是因为一部电影《出租车司机》。起因是行刺人约翰欣克利疯狂迷恋影片中艾瑞丝的饰演者朱迪福斯特,甚至将影片看了15遍之多。

  

  枪击案现场(图片来源于水印)

  为了引起朱迪的注意,约翰效仿男主角拉维斯的行为,在华盛顿对当时的总统里根实施了枪击,造成里根胸部中弹,白宫新闻发言人詹姆斯布拉迪由于被子弹击中头部而终生瘫痪。案件审理时,由于精神病专家确诊约翰患有精神病,因此被判定无罪。即使如此,但这次枪击案件的恶劣程度也不言而喻。

  2012年7月20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奥罗拉市《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的零点放映现场,一场枪击案也在悄然酝酿着。当影片放映数十分钟后,詹姆斯伊根霍尔姆斯身穿“蝙蝠侠式”防弹背心、头戴防毒面具,拿着突击步枪进入影厅,向人群扔出催泪弹,然后开始用AR-15半自动步枪、霰弹枪和手枪向观众随意射击,子弹甚至穿越到隔壁影厅,打伤观众。

  

  案发影院当晚的影票(图片来源于水印)

  这次枪击案总共造成12人死亡,59人受伤,年龄最小的受害者仅3个月大,最小的死难者仅6岁。经历这场恶性事件后,《黑暗骑士崛起》在法国巴黎的首映礼因此取消,欧洲各国也都增加了影院警备。三年后,詹姆斯因枪击案和私藏炸药罪被正式判处12项终身监禁罪名,并附加3318年的刑期,而且没有任何被保释的可能,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第四长的刑期。也正是这一枪击恶性事件,彻底改变了北美电影的发行放映策略:取消商业大片在周四晚的零点首映活动,改为傍晚的提前场。

  正因为这些案件的存在,很多人偏激地认为是电影的存在增加了犯罪率,甚至将源头怪罪到演员朱迪,或者导演诺兰身上。但电影始终是一个娱乐产品,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如何“利用”也取决于受众本身。

  利益输送:黑客入侵

  相比于火灾和枪击,黑客入侵可谓是一种最为“温柔”的毁灭了,它往往不会造成任何的人员伤亡,却在无形之中将你的一切劳动成果进行窃取或摧毁。

  2014年,黑客入侵索尼,盗走了100TB的数据,并把数据公布在网络上,这也被美国媒体称之为是“斯诺登事件的好莱坞版”。案件发生后,一个名为“和平守卫者”的黑客组织出面“自首”,表示要对此事负责,并对索尼提出停止发行即将在北美上映的电影《刺杀金正恩》的要求,这也让很多人怀疑黑客背后的操纵者为朝鲜政府。

  

  《刺杀金正恩》剧照

  不管幕后主使是何许人也,这次黑客入侵行为都给索尼带来了极大损失,很多正在操作的项目、内部合同文件、财务报告、员工及演员个人信息等等机密都被公之于众。隔年年初,索尼集团发布影业临时财务报告,称索尼影业在2014年第三财季仅获利2000万美元,利润对比去年同期减少90%之多,这无疑跟黑客事件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索尼自身也坦诚表示,在黑客事件影响下,公司约损失1500万美元。

  其实,黑客入侵好莱坞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很多黑客组织也光明正大跟影视公司谈判,明码标价索要筹码,否则便将手里的资源进行泄露。有名的黑客组织The Dark Overlord就曾将《女子监狱》等作品提前公之于众,HBO也曾被曝光被黑客入侵,《权力的游戏》等作品都遭到资源泄密。2017年,巴基斯坦最受欢迎的电影院线公司之一Cinepax的官网服务器同样遭遇黑客入侵,致使主页被篡改。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主流”类型,电影行业也曾经历过其它的艰难时刻。比如,那部被称作是“史上最倒霉电影”的《杀死堂吉诃德的人》便先后经历了洪水侵袭、被北约军演轰炸等诸多阻碍,历时25年后才得以拍摄完成,并于去年作为戛纳国际电影节闭幕片正式亮相。

  

  《杀死堂吉诃德的人》海报

  其实,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天灾人祸”的存在对一家电影公司,一个电影项目的打击都称得上是毁灭性的,一不小心就能将其断送前程。因此,对片场、影城、基地等而言,做好现场安全维护,防止火灾源的产生是尤其重要的;而那些单纯为一己私利,或者为泄私愤而恶意中伤他人、毁坏或盗取机密的行为,不仅要承担法律后果,而且还将面对所有人的道德谴责。电影行业是提供给大家快乐的,而不是泄愤的对象。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