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搬家”不过是躲起来的自由

“网络搬家”不过是躲起来的自由
?

冰点评论

“网络移动”只是隐藏的自由。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进行“网络搬迁”。微博博主“语言指挥中心”对其进行了定义:“网络迁移”是指将一个人自己的号码从一个移到另一个的行为,以便害怕别人的注意力或监视。 “网络迁移”的原因只是找到一个与自己交谈的地方。

随着社交网络工具的迭代,从博客,人人,QQ空间到微博,微信,相当多的互联网用户都经历了“网络迁移”的过程。然而,目前的“网络迁移”现象主要是基于令人愉悦的“逃避”。例如,许多人因为工作需要而不得不使用微信,甚至有被绑架的味道,所以在工作之余,他们想找到一个可以自己交谈的空间。

这种现象的原因非常清楚。移动不是因为“老家”的消失或衰落,而是“看到心情”。换句话说,它是照顾你的情绪。在快节奏和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中,几乎每个人都有积极的负面情绪。这种情绪的释放往往不是在以朋友为导向的熟人的社交圈子中进行的。由于一些负面情绪,它本身就是由“熟人”制作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人际交往变成了“人机交互”,并没有真正“解放”我们的社会压力。相反,它可能变得更加普遍,没有时间。人们在朋友圈中的言行一直被嵌入一套隐含但标准化的规则之下。怎么说,怎么说,比离线通信更复杂。

有人说微信朋友圈是一个自我表现领域。这实际上只有一半是正确的。朋友圈中的人们,试图表现出他们光鲜亮丽,独特的一面,当然是一种表现。但很少有人表现“悲惨”。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种表现并不完整。因此,它不是自我表达,更不是自恋。 “网络搬迁”的普及证明,即使你再次自恋,朋友圈“人们建立”也会成功,没有人能永远“阳光”。毕竟,自我展览的光环不能淡化“负能量”的内在。

更有趣的是,网络移动并不意味着逃离网络。有理由认为,微信朋友圈中的人“厌倦了,不爱”,可能更愿意投资离线亲友之间的互动。但实际情况是,网络移动和离线通信的缩小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它反映的现实是,社交网络和线下社交化实际上处于稀释阶段。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他们的“世界”,而不是他们与他人的关系。这实际上是自恋时代的一个基本特征。人们更以自我为中心思考问题,更关心自我表达的“安慰”,而不是倾听。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人们不愿在熟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真实气质,而且由于社会价值观多元化,矛盾和对立的情绪也更加突出。这不仅反映在人们关心的事物和信息的碎片化,而且还反映在立场和价值观的差异上。如果你不同意一个词,为了避免“黑白”,有些人自然要学会隐藏他们的意见,只在“小号”中表达他们的意见。

事实上,“网络迁移”并不意味着个人情绪的释放和自我的实现。一方面,所谓“小号”中的自我对话也是一种自我表现,也会无意识地加入自我表现;另一方面,在强大的屏幕社交时代,人们的选择似乎很多,但是当一切都可以在网上完成时,个人的隐私就变得越来越小。正如电影《楚门的世界》所示,大多数人无法摆脱无处不在的“监控”。

更关键的是,人们被迫去“小”释放自己的现实很难改变。当人们出生时,可以设定他们生活的“程序”。从学校到求职,结婚和照顾家庭,他们都被置于一个强大的社会标准中。大多数人没有太多选择。所谓的“小号”发泄只是暂时的,大致相当于一些人在回家前躲在车里几分钟的“自由”。在那之后,我仍然要面对现实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戴着面具。

朱长军出处:中国青年报

http://www.sugys.com/bdsv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