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虹科技是否真的“当红”?还有这些问题值得关注

当虹科技是否真的“当红”?还有这些问题值得关注
?

生产:中卫网零调查

作者:孙树琴

媒体关注

2019年3月29日,杭州当鸿科技有限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成为浙江省第四家宣布董事会的公司。在经历了该版本的暂停和恢复之后,当红科技将在10月11日迎来“大考验”。

根据招股说明书,当红科技是一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致力于为媒体文化和公共安全行业提供智能视频解决方案和视频云服务,专注于智能视频技术的算法研究。该公司在媒体文化领域提供视频内容的收集,制作,传输和分发以及终端广播以及其他相关产品和服务;在公共安全领域,它为公共数据,军事和其他政府部门提供肖像般的大数据作战应用程序平台,移动视频警务以及其他相关产品和服务。

Zhongyun.com了解到,当红科技目前没有控股股东,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孙延龙。

根据界面新闻报道,当红科技最初是由虹软科技的子公司宏润(杭州)科技有限公司资助的。 2014年,由于虹软的内部战略调整,当红科技的控股股东变更为虹软的全资子公司虹软(上海)多媒体技术有限公司。

2015年,由于ArcSoft打算专注于视觉人工智能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因此决定剥离非主要业务及相关资产。它不是虹软科技的主要业务部门,并且当红科技尚未实现盈利。 “被遗弃”的对象。

同年6月,当红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延龙和其他管理层与上海虹软软件有限公司达成了收购协议。上海虹软将总计74.13%的股份转让给了孙延龙的三家公司和德清日进投资管理公司。合伙制(有限合伙制); 2016年10月,虹软上海将剩余的6.30%的股份转让给外界。至此,虹软科技完全退出了当红科技的股东级别。

目前,大连宏昌,大连宏图和大连鸿事分别持有当红科技20.99%,15.55%和14.93%的股份,孙延龙的表决权比例为51.47%。

值得注意的是,彩虹科技的控制权变更完成后,该公司的净利润已转化为利润,其业绩近年来保持稳定增长。但是,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和答复来看,当红的应收账款似乎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招股书数据显示,过去三年来,当红科技的应收账款有所增加。公司2016年至2018年应收账款分别为3029.4万元,7559.3万元和1.48亿元。营业收入所占比例从2016年的29.84%大幅增加到2018年的72.71%。

特别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项目占应收账款的比例最高。 2018年,该项目占收入的80.03%。

在这方面,当红的解释是,该公司的客户结构在传统媒体,新媒体和公共安全客户的收入中所占比例较高。这些类型的客户通常使用预算管理和集中采购系统,通常在每年上半年制定投资计划。项目验收通常集中在下半年。由于存在会计期间,相应的付款结算也集中在下一年。报告期内,公司销售模式由非直接销售调整为直接销售。改变后,经销商的付款周期更短了,随着公司直销率的提高,付款相应地变慢了。

但是,从当红科技应收账款的内部结构来看,截至2018年报告期末,该客户的直销模式产生的应收账款为7481.9万元,低于同期的间接销售模式。代收款项余额(8037.98万元)。

与此同时,当红科技存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的现象。 2016年至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25.14万元,1441.05万元和620.55万元。同期,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567.41万元,4068.82万元和6388.91万元。两者之间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

此外,作为以研发为核心的高科技公司,当红科技的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重逐年略有下降,而不是随着收入的增长而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当宏鸿科技是一家享受所得税“两免三减”税收优惠的公司时,在2016-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表中,只有“收到的税收返还”项目现金流入分别为627.2万元,675.9万元和10006万元,而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25.14万元,144.15万元和620.55万元。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税收优惠政策,当红在过去三年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将为负。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操作风险自负。)

本文首次发布在微信公众号:zhongjing.com上。本文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Hexun.com的立场。投资者应采取相应的行动,风险自负。

(编辑:张洋HN080)

娄勤俭:扎实推进发展高质量 建好“一带一路”交汇点